厂房内粉尘弥漫

图片 1

几十米高的渣土堆上,每天都有货车倾倒。

图片 2

厂房内粉尘弥漫。

几十米高的渣土堆上,每天都有货车倾倒。

厂房内粉尘弥漫。

近日,有居民向本报反映,在昌平区定泗路附近,有一个加工建筑渣土的场子,每天场内的机械声轰鸣、粉尘四处飘扬,尤其到了深夜,运输渣土的车辆轰鸣声和倾倒渣土的噪音,非常影响周边居民的生活。他想通过本报呼吁,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关注这一问题,为这里的居民提供一个安静、干净的生活环境。于是,记者来到这个渣土加工场所在地进行实地调查。

场子门前有人看守

渣土堆达几层楼高

渣土场位于定泗路北侧,西侧是一个名叫珠江壹千栋的小区,两者之间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无名小路,路边停着不少汽车。在距离定泗路一百多米的路西,有一个大铁门,门口有一块蓝色的牌子,最上面写着“宏福工业园区”,下面有7家公司的牌匾,虽然门口有公司的牌子,但是门里面却看不到厂房,只看见一条小路两侧是一堆堆几层楼高的渣土。

记者走进大门,门岗前的桌边坐着一名看门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点手中的票据。他告诉记者,这里是建筑渣土的再回收加工场,他负责看守、检查进出的车辆。记者说运输渣土的货车噪声太大,很吵人,该工作人员表示会和货车司机们说一声。正在这时,有一辆倾倒完渣土的货车从渣土堆上开了下来,该工作人员赶忙走到车旁边,大声地对着货车司机喊了几句,因为车辆发动机声音太大,记者没能听清他们的对话。

至于有关渣土加工场的相关问题,该工作人员多次告诉记者他是新来的员工,并不了解具体情况。在他身边的桌上,有一摞裁剪好的方形纸条,上面写着各种数字,他说自己负责清点进出场的货车数量,货车进场时候,司机交给他一张小纸条,这些纸条是统计进出场次数的。

记者看到不远处的渣土堆里大多都是水泥砖块、破碎的楼板等建筑垃圾,其中不少楼板露出了一根根钢筋条。其中一处堆积最高的渣土堆足足有近30米高,顶端有一辆货车正在缓慢地移动。土堆的南侧有一条斜坡从坡顶延伸到小路上,一辆绿色的大货车从坡上开下来,车身晃动发出巨大声音,车后扬起几米高的尘土。这辆车开到门口时,司机冲门口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便开出了大门。

紧接着,又有一辆绿皮货车开进大门停下,看门的工作人员搬来一把木头梯子,架在了车厢上,爬上梯子打开手电,对着车厢里看了看后下了车。他接过司机递来的一张小纸条,挥了挥手,司机开车进了场。

渣土车来往频繁声音大

倾倒时尘土扬起几米高

记者跟守门的工作人员提出想进场看看,被他拦住了。为了进一步了解场区渣土堆的情况,记者顺着渣土场大门旁的围墙往北走了几十米,来到一处堆放电线杆的路边空地,踩着路边堆放的石材爬到了墙头上。眼前呈现的景象非常震撼,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占地面积巨大的建筑垃圾堆放场,各种建筑垃圾堆满了场区,在靠近北侧的场区,是一间白色厂房,里面有几台大型机械,两个巨大的机械臂从厂房里伸出来,机械臂的滚轴上卷着一条长长的皮带。厂房里面没有人,也听不到机械工作的声音,在机械臂下面堆着成片被加工成颗粒状的砂石。

场区南侧,是一个巨大的渣土堆。几十米高的渣土堆顶端有一辆货车正在倾倒渣土,旁边站着一名男子挥舞着胳膊指挥,货车的车厢几乎倾斜成90度,车厢里的渣土全部倒了出来,从坡顶滑落到坡底,发出巨大的声响,瞬间扬起几米高的尘土。倒完渣土,货车就开走了,一辆开着车灯的推土机,轰鸣着将刚才倾倒的渣土往外推,每推一下,顶端的渣土就从坡上滚落下来。在20多分钟的时间里,有7辆货车来此倾倒渣土。

记者绕到场区的北侧,站在一段低矮的围墙上,看到这片场区的东侧是一排小平房,在它不远处的空地上,堆着一片砂石堆,面积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砂石堆上面盖着十几块苫布,因为苫布面积太小,不少砂石没盖住,裸露在外。

记者正要离开时,发现有几名头戴安全帽的工作人员从远处走向平房,平房前面的几名工人正在喝水、抖衣服、抽烟,还有一名工人正在水池边洗脸,看样子这一片是他们的生活区域。

这一片场区除了西侧有人值守的大铁门之外,记者没有找到其他入口。

周边居民生活受影响

担忧噪音和粉尘污染

在场区北侧的路边,有几家公司,记者和几名工作人员了解后得知,这一片场区以前有很多厂子,大概两年前,这些厂子先后都搬走了,这里成了一片空地。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有不少大货车开始频繁进出这一片空地倾倒渣土,有一段时间全天24小时不停。路边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刚开始渣土车工作的声音很吵,还伴随着大型机械运转的声音,吵得睡不着,时间久了就习惯了,毕竟我们也没有办法制止。”

据周边居民反映,受渣土场影响最大的是住在西侧珠江小区的居民。多位居民抱怨说,自从这里成了渣土倾倒点,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

一位居民向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有一天我躺在床上,感觉浑身都在颤抖,以为是高血压病犯了,我就量了量血压,果真高得不行,后来去医院做了各种检查,大夫说受外界影响的因素比较大,需要安静修养。回到家后躺床上还是浑身颤抖,这时候我忽然发现我家阳台上的花叶也在抖动,水杯里的水也在晃动。”后来,他在小区业主群里看到其他业主也有类似的经历,比如一位业主家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全在抖动,后来经过分析他们找出原因,是因为旁边渣土场大型机械运转形成的共振传到了居民家中。据业主介绍,前一段时间从早到晚,那些粉碎渣土的机械发出的声音很大,有几位业主还闯进场子一看究竟。

一名业主向记者展示手机里的,只见一个被粉尘笼罩的巨大厂房内,机械轰鸣声震耳欲聋,有几名工人在里面走动。另一个视频里,露天的几台砂石粉碎机正在不停运转,巨大的响声让人都听不到旁边人说话的声音。记者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在被粉尘笼罩的厂房内,有一个用来降尘的小型水炮降尘机,停在厂房的一角,在上千平方米的厂房里显得微不足道。“我家桌子上的灰尘明显比以往多了,以前好几天的灰尘也没这么多,现在每天擦桌子上面就是一层浮土。”一位家庭主妇告诉记者。

有一名业主说:“这个渣土场所在的位置位于昌平北七家镇政府所在地,也正好位于市区的正北侧,刮风的时候,渣土场的粉尘会被带到城区,可能不仅仅影响周边小区。另外,加工建筑渣土机械的轰鸣形成的共振,对小区的楼房很可能是一种潜在的危险,时间久了会不会对房屋主体形成破坏呢?这些都令我们很担心。”

本报记者杨晓斌通讯员王迅文并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