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工智能vs人工智障,我们失去的可能是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人的职位

人工智能的话题自2016年开始爆炒至今,拜互联网和自媒体的狂热渲染,普罗大众已经完成一次从新奇到恐惧,然后又从恐惧回归到麻木的轮回。尽管市场上冠以智能名称的新产品层出不穷,但在用户看来堪称真正的人工智能产品寥寥无几,反倒是人工智障的产品比比皆是。无怪乎有人工智能学者讥讽目前市场上的人工智能产品100%都是骗子产品。

李笑来

不过,从社会角度来看,人类的发展过程就是一部在欺骗中不断进步的历史,无论是虚无中的宗教神灵,还是现实中的共产主义理想国;无论是最初跑得比马都慢的汽车,还是现在互联网炒家手中价值万金的比特币……早期都被大多数人视为欺骗的产物,但恰恰是这些骗子产品所带来的想象力激情,最终将人类推进到更高的文明阶层。

人工智能这次造成的失业有两个特征:第一是规模大,第二是时间快。

人工智能今天的尴尬境遇,正如它的前辈们一样,在先行者看来它代表着人类文明的未来曙光,但在大多数常人眼里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太阳。

人工智能的技术革新是来势汹汹,人工智能在某个领域的技术一旦成熟,以现在技术传播的速度,它对某个行业职位的替代,可能会很快完成。

不过,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尚未流行……

比如,富士康号称已经装备了超过4万台机器人,未来可能要达到百万台,这得替代多少工人?再比如,自动驾驶汽车技术一旦成熟,当然近期不太可能,未来某天一旦技术成熟,中国的上千万司机可能在十年内就得全部失业。据说,德国人还发明了砌墙机和抹灰刷墙机,据说已经在工地应用,一天就能盖一栋房子,建筑工人如果失业,这又是一个巨大的产业。

一、人工智能vs人工智障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经济学家们讲的,也就是我们刚才介绍的那个效应就成问题了。虽然短期失业增加,长期看会在别的地方把这些岗位损失补回来,但问题是,我们等得及这个“长期”吗,失去的岗位能补得回来吗?

正像所有人类发明的机器一样,任何一个功能一旦被超越,人类再没有机会反超回去了。蒸汽机超越了人类的体能,汽车超越了人类的双足,机械臂超越了人类的双手,电子眼超越了人类的眼睛,电脑超越了人类的运算力,阿尔法狗超越了人类的围棋力……那么,为什么今天的人工智能还被称为人工智障,未能超越人类日常智能造成实质性“威胁”呢?

你想,我们失去的可能是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人的职位,一个汽车司机的职位,但是创造出来的,可能是一个程序员的职位,一个游戏设计师的职位。

从思维科学的角度来看,人工智能与人工智障的分水岭在于逻辑思维的高低。如果更专业一点细分,今天的人工智能被卡在逻辑3级的瓶颈上。了解“逻辑思维7级理论”的人都知道,人类的逻辑思维水平从低到高分为7个层次:

从宏观来看,这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对于具体的人,就是失业的工人、司机,他可能年岁比较大了,原来的教育基础也不支持他转型,他们现学写程序,也来不及。

逻辑思维1级 定义——定性思考

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快的速度,我们的社会准备好承受这么大冲击了吗?所以直到今年上半年,我还是停留在这个比较悲观的结论上。

逻辑思维2级 划分——定量思考

这是我对人工智能和失业这个问题的第二代认知。

逻辑思维3级 概括——本质思考

但是最近,我又有了新的看法。

逻辑思维4级 判断——比较思考

原因是我听说了一个新的职业,专门上门叠衣服的叠衣师,啥意思?

逻辑思维5级 推理——因果思考

你想,每到春秋换季的时候,很多人家就需要把放在外面的衣服整理起来,放进衣橱,把下一季的衣服拿出来。过去,这是一个挺繁琐的家务劳动,现在有了叠衣师,打个电话,就会有一位姑娘上门——她所使用的都是经过行家研究,最高效率的手法,一般人需要叠一分钟的衣服,她几秒钟就能叠好。很快,整个衣橱就整整齐齐,收费只需一两百元,这位姑娘每天只要多接几单,就能获得不菲收入。

逻辑思维6级 假说——想象思考

这个事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启发:新出现的行业,不见得是什么艺术家、设计师、程序员,还可能是各种各样的服务业。推动这些服务业诞生的,不是技术,也不见得是人才,而是市场需求。只要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这些细分行业就会诞生。

逻辑思维7级 体系——整体思考

我们带着这个思路,再来看就业市场。像叠衣师这样的家政服务业分工会越来越细,月嫂、育婴嫂、催乳师、家庭教师、保洁工、上门厨师、旧物废物处理等等,这会造成大量的就业岗位。

在逻辑思维第3级中,概括又分为四种类型:

我还听说过一个职业,人数很少,服务人群却很多,做什么呢?组织公司之间的球赛。北京很多上班族都有这需求,周末想举办足球比赛,这些专门搞球赛服务的人,全北京据说只有十几人,他们负责专门订制场地,提供裁判服务,有时候还组织比赛。虽然每次收费比较高,可是他们服务的人群都是手头宽裕的上班族,付这些钱还是没问题的——这就是新创造出来的一个服务性职业,不需要太高的技术,一般人也可以转型。

1)抓大放小

你看,这样的服务业诞生和别的没啥关系,只和一件事有关系,那就是社会总体财富的增长。

2)无形求同

30年前,没人听说过洗脚可以是一个行业;20年前,美甲业好像也并不流行;10年前,像我这样专业做互联网知识服务的人,好像也没有。随着人工智能普及,各行业效率提升,财富将会涌现。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越来越多,他们就有对效率的追求,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将促使众多就业机会出现,而且是可以无止境地增长。

3)以小见大

说到这里,我们可能才能真正理解凯文·凯利在《必然》那本书里写的一句很乐观的话,他说:“人们会在新的生产力水平上发现新工作的。”

4)由表及里

今天我跟大家回顾了过去一年,我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认知迭代。每一次都是对自己前一个阶段认知的否定,每一次都不是发现了什么真理,每一次也都期待自己能对这个问题,即将有更深入的认知。我们这个栏目的用户其实都是这样的人,我们在一起,终身学习,自我迭代。

目前人工智能的核心算法是“深度学习”,它的定义是:深度学习的概念源于人工神经网络的研究,是指通过组合低层特征形成更加抽象的高层表示属性类别或特征,以发现数据的分布式特征表示。

图片 1

如果抛去复杂的专业术语表述直观本质,深度学习实际上就是在模仿人类的抽象概括能力,目前所达到的专业水平就是抓大放小和无形求同,至于更高级的以小见大和由表及里尚能未突破,所以在大众看来人工智能尽管在下围棋方面打遍天下无敌手,但就整体智能水平而言还不如一个七岁的孩子聪明。

人工智能时代的职业

二、人类智能的最后防线

1956年夏季,以麦卡赛、明斯基、罗切斯特和申农等为首的一批有远见卓识的年轻科学家在一起聚会,共同研究和探讨用机器模拟智能的一系列有关问题,并首次提出了“人工智能”这一术语,它标志着“人工智能”这门新兴学科的正式诞生。总的说来,人工智能的目的就是让计算机这台机器能够像人一样思考。ibm公司“深蓝”电脑击败了人类的世界国际象棋冠军更是人工智能技术的一个完美表现。

从1956年正式提出人工智能学科算起,60多年来,人工智能的发展还卡在逻辑第3级的瓶颈上,看似人类好像可以高枕无忧。但其实不然,因为概括能力一旦被突破,人工智能对人类智能的碾压将是全方位的。以自然进化的历史来做比较,人类之所以能脱离动物界,进化为地球上唯一的高等智能生命,就在于大脑的硬件和软件突破了“概括”这一关,通过抽象总结,创造出了文字和数字,使人类得以通过抽象符号发展出更高阶的文明形态。而地球上的其他动物,在亿万年的进化过程中,不仅没有能够创造出自己本种族的抽象符号,就算是教继承学习人类的知识成果,也是相当困难的。

就拿人类的近亲灵长类黑猩猩为例,人和黑猩猩的基因有98%是相同的。它们能制造和使用工具,有组织地打猎,猩猩中间也存在暴力行为等。野外观察和实验室研究显示,黑猩猩不仅能感情移入,还有利他主义和自我意识。实验结果显示,黑猩猩在许多记忆测试中比人得分高。然而就算如此类似,一旦进入到抽象思辨领域,人类也是完胜黑猩猩的,可以说就算是黑猩猩中的爱因斯坦,其智力也永远不可能达到一个小学生的水平,即使是坐在同一个教室,学习同样的教材,由同一个老师授课,一个月后考试,人类必然完胜黑猩猩。

讲这些是想说明,概括能力在进化史上曾经是人与兽的智能分水岭,今天它将是人类智能与机器智能的分水岭。一旦人工智能突破了概括的抽象思辨瓶颈,那么就再也没有什么智障可以阻挡它的成长步伐了。

也许有人会问:人类不是还拥有逻辑4级到7级的优势吗?

很遗憾,就笔者长期从事的思维培训实践来看,无论是中小学生,还是企业高层,绝大多数人的智能水平也只能达到逻辑3级的水平。在更高阶的逻辑竞争上,只有少数人接受过专业训练,拥有对人工智能的优势,对于一般大众而言,概括能力比人工智能强是他们最后的“防线”,一旦这道防线被突破,50%的人将沦为无用阶层失业并非是恐吓之言。这就像对于绝大多数现代人而言,语文技能仅限于读书识字这个等级,更高层的写诗写书本领是不具备的。从某种程度而言,一般人的职业脑力技能也是很简单的,如果人工智能如果攻克了概括这个难点,大失业浪潮席卷全球是必然的。

三、医生模式vs律师模式

在专业领域,人工智能被分为弱人工智能与强人工智能两个层次,它们的工作模式差异可以简单地用医生模式与律师模式做类比。

医生模式是把疾病症状与治疗方案做归纳总结,然后一一对应。医生面对病人时,或者是望闻切问,或者是拍片验血,当病症确认后,自然有相应的治疗方案相对应。这一处理问题的智能模式有赖于大数据的支撑,这也有点像题海战术,只要刷的题足够多,考试范围就大致八九不离十在其中。

律师模式则是另外一种情况,作为律师不管你事先做过多少功课,掌握了多少情报信息,你的对手总有可能不按常理出牌,反转局面。在法庭上辩护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在法律基本规则框架下,各呈奇能,花招百出。这是一个动态的思维流动过程,处理问题的智能模式不是比拼大数据,而是谁的算法更高明,能深度提炼小数据中的含金量。就像从苹果中榨取苹果汁,再从苹果汁中萃取苹果香精,这是一种思维高度的比拼,信息广度沦为次要地位。

所以,对于人类而言,人工智能依赖大数据阶段支撑并不可怕,反倒是当人工智能不需要大数据时,人脑危机才真正来临了。

前面介绍过,人工智能在逻辑3级概括方面还目前还处于萌芽阶段,只会抓大放小和无形求同这两项初级概括本领,可是如果有一天当它学会了以小见大和由表及里这两项高级概括本领后,那它就具备了自己创造规则,以及从自然宇宙中总结规律的“神能”。

英国诗人亚历山大?蒲柏为牛顿写的墓志铭:

自然与自然的法则在黑夜隐藏,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牛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